茅盾文学奖得主刘醒龙:文学可以通俗但不能媚俗

2019-08-12 17:02 首页 > 学术中心 > 最新观点 >
有人说,哪怕是生活泥泞,刘醒龙笔下的主人公从来没有放弃对善的信仰,对于人生意义的追求:在《凤凰琴》里,刘醒龙从山村一隅出发,呈现出了贫困教师的高尚精神;在《大树还小》的山坳里,他又揭示了人性的痛苦与美丽…… “现在很流行那种把人生撕碎的‘撕裂文学’,但生活果真是这样的吗?文学就是应该借人们一双慧眼,去把人生看得更有意义。”

image.png

《天行者》(The Sky Dwellers)  中译出版社出版

今年是茅盾文学奖得主、著名作家刘醒龙从事写作30年,上月底,刘醒龙当代文学研究中心在华中师范大学成立。以作家名字命名的文学研究中心,国内屈指可数,仅有贾平凹、陈忠实等人。

专程前来道贺的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评价说:“刘醒龙是一位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作家,他从来不会任由理念在空中飞翔,而是始终扎根在普通人之中。”

有人说,哪怕是生活泥泞,刘醒龙笔下的主人公从来没有放弃对善的信仰,对于人生意义的追求:在《凤凰琴》里,刘醒龙从山村一隅出发,呈现出了贫困教师的高尚精神;在《大树还小》的山坳里,他又揭示了人性的痛苦与美丽……

“现在很流行那种把人生撕碎的‘撕裂文学’,但生活果真是这样的吗?文学就是应该借人们一双慧眼,去把人生看得更有意义。”刘醒龙昨日解释说。

虽然认为文学创作是一件非常个人化的事情,刘醒龙仍然坚持“文学就是替人类守住底线”,“文学可以通俗但不能媚俗”。

有天半夜12点,一位正在苏南进行村庄阅读调查的大学教授给刘醒龙打来电话,忧心忡忡告诉他:“这里有个村子,大家只读某本杂志,这本杂志主打感情、爱情、案情故事,以各种明星隐私抓住了读者。”此后,刘醒龙在很多场合,都直指这样的杂志虽然大卖,但绝不应该成为文学的主流。

刘醒龙说:“读者层次确实有高有低,这样的杂志可以满足一部分低层次读者的需求,但这绝不是这个时代人文精神的主体,文学创作的庸俗化倾向需要高度警惕。”

刘醒龙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刘醒龙担任主编的《芳草》始终坚持文学的高品位,不愿意向市场低头。《芳草》改版之初,他就定下了“汉语神韵,华文风骨”的高基调,坚持这里的每一个文字都是因优雅而动人。

当今出版市场,官场、职场文学大行其道,刘醒龙坚决拒绝,“写那些蝇营狗苟的事情,用‘脏’的文字,我们的杂志是一定要退稿的。”如果有编辑将这样的文章送到他的案头,他不仅会大发脾气,“我还会扣他们的编辑费”。

58岁的刘醒龙刚刚担任了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他即将走上讲堂,将自己的文学理念传播给更多人。他说:“如果一个人的审美趣味出了问题,这个国家就会出问题。成熟的作家,一定具有坚定的立场,他向善、向美的文字一定可以塑造人们的高尚审美趣味。”

更多精彩资讯,欢迎关注中国文化交流网 www.whjlw.com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文化交流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第六届全国对外传播理论研讨会在银川召开
第六届全国对外传播理论研讨会在银川召开

2019年8月12日至13日,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办,中国外文局和当代中国与世界研究院承办,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协办的第六届全国对外传播理论研讨会在银川举行。会议主题为“构建新时代对外传播新格局”

《画说菜根谭》:山林是胜地,一营恋变成市朝
《画说菜根谭》:山林是胜地,一营恋变成市朝

山林是胜地,一营恋变成市朝;书画是雅事,一贪痴便成商贾。盖心无染著,欲境是仙都;心有系恋,乐境成苦海矣。

我眼中的China·西藏
我眼中的China·西藏

我眼中的China·西藏

我眼中的china·渭南
我眼中的china·渭南

我眼中的china·渭南

王义桅网络学术中心
王义桅网络学术中心

王义桅,中国人民大学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副院长、国声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

我眼中的china·庆阳
我眼中的china·庆阳

我眼中的china·庆阳